手機版 | wap版 | 網站主頁 | HOME | 3G網頁
<button id="rkchf"><acronym id="rkchf"></acronym></button>

<dd id="rkchf"></dd>
<button id="rkchf"></button>
      1. <progress id="rkchf"></progress>
        <tbody id="rkchf"><track id="rkchf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<em id="rkchf"><tr id="rkchf"></tr></em>
        高校人才網―國內訪問量、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台。
        當前位置:高校人才網>求職資訊>新聞關注>

        博鰲論壇研究院學者:技術變革背景下如何穩就業?

        時間:2020年01月14日 作者:洪斌 來源: 新浪財經

        中國經濟的問題,其實不是破不破“六”。速度心結放下,是本屆政府的特點。放下了,才能轉而追求質量。相應地,工作重點不是再保這保那,而是結構性改革,擴大開放。改革與開放,是本屆政府的hallmark,也是中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正途。所謂戰略定力,定的是改革與開放,不會為經濟數據的波動而輕易變向。如果執著於破不破“六”,那就又回到了之前“保八”心態。一旦低於“八”,視線就不得不偏離改革開放,重新向三駕馬車要辦法、走老路。這種在數字和改革開放之間玩蹺蹺板的遊戲,不是戰略定力。

        “戰錦”方為大問題

        數字不是問題,不代表沒有問題。中國經濟從兩位數一路下來,直到現在的“六”,並不足以動搖執政者改革開放的決心,是因為執政者心裡有個底氣。這個底氣,就是就業沒出大問題。只要就業沒有大問題,數字破這破那,都不算個問題,不能改變改革開放的大方向。

        何以然?經濟發展的最終目標,無非是民眾有就業、企業有利潤、政府有稅收,經濟的三大主體皆有所得,這樣的“帕累托改進”(Pareto Improvement),共贏的方式,是經濟的理想境界。

        這其中,又以“民眾有就業”最為關鍵。退一萬步說,當經濟形勢遠不及理想,必須要保什麼的話,也絕不是保速度,而是保“民眾的就業”。民眾的就業保住了,政府心裡就有了底,就有底氣為了經濟的長遠利益和可持續性,毫不動搖地改革與開放。

        剛剛結束不久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,強調“六個穩”。這第一穩,就是穩就業。管理層心裡清楚,正如經濟“無農不穩”,中國經濟的當下是“無就業不穩”。無就業者無恆心。就業出了問題,其他方面做得再好,也是問題;有了就業,其他方面慘點,基本盤也可以撐得住。可以說,就業是中國經濟當下的“關鍵一票”。破不破六不重要,有沒有就業才是關鍵。當下關於“破六”的討論,脫離了就業,就失去了應有的意義。如果“破六”同時破了就業,則需要認真對待,該擴大投資擴大投資,該赤字財政赤字財政,“三駕馬車”拉回來用,也是可以的。

        “三產”蓄水池

        過去幾年,速度雖然持續下行,但就業形勢總體平穩。這部分歸因於中國勞齡人口(Working-Age Population)見頂(2011年),部分歸因於服務業的

        發展,承接了大量的農業轉移人口和製造業冗餘(Redundancy)。

        中國被稱為世界工廠,以製造見長。但事實上,製造業就業人數幾乎是與勞齡人口同步見頂(20131億人),此後一路下降。

        一方面,農業依然不斷有勞動力轉出,另一方面,製造業乃至整個“二產”吸納勞動力的能力不斷下降,這多出來、“沒人要”的勞動力,只能向服務業找出路。

        數據證實了這一趨勢,從2012年到2017年,中國第一產業就業人員佔比下降了6.6個百分點,第二產業就業人員佔比下降了2.2個百分點,第三產業就業人員佔比上升了8.8個百分點。農業、工業多出來多少,服務業就吸納多少。兩下相抵,中國就業形勢總體穩定。

        在經濟增速不斷下滑的不利背景下,就業形勢總體穩定。所以,管理層心裡有底,可以氣定神閑地改革、開放,為中國經濟的長遠和可持續發展“蓄後勁”。

        所以,一定意義上,本屆政府已經放下了“速度心結”,但是,“就業心結”卻是無論如何放下不的。改革開放,不再被速度心結所糾纏,但卻依然不能輕裝上陣,就是因為這個就業心結。

        特別是近年來,原本平穩的就業形勢,遇到了新的挑戰:機器代替人。

        Luddite夢魘

        機器取代人,自工業革命以來,就是勞動者心頭揮之不去的夢魘。早期的Luddite,將失業歸咎於機器,憤怒地去砸,希望“砸回”手工業者的光榮時代,結果自然是徒勞。時至今日,但凡客觀的分析都不能否認,西方發達國家製造業崗位流失,主要是因為技術進步、勞動生產率提高,是機器奪了人的飯碗。機器,過去和現在,都是就業的最大“威脅”。

        發達國家的就業壓力,與中國相比,只能是小巫見大巫。全世界公認的30多個發達國家,加起來也沒有中國的人口多。這也就意味著,整個發達世界的就業壓力,也比不上中國一國的就業壓力。

        解決這山大的就業壓力,從中國的實際著眼,首先要保住世界工廠的地位,保住製造業,這不僅是中國經濟創新、勞動生產率持續提高之本,也是勞動力收入提高的真正動力和源泉。其次,服務業要為就業提供足夠大的“蓄水池”。

        這原本是不難實現的,因為發達國家的路都是這樣走過來的。製造業勞動生產率持續提高,對勞動力的吸納能力相應下降;服務業“接棒”,故就業形勢相對穩定。過去這幾年,中國大體也是這樣走過來的。只不過,現在遇到了新問題。

        “靠不住”的製造業

        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無可撼動的地位、作為投資目的地“不二之選”的地位,正在受到撼動。一些跨國公司,尤其是主攻美國市場的企業,開始考慮在中國之外另設工廠,以免貿易摩擦“池魚之殃”。

        中國的解決方案有兩個。一是從中低端向高端製造業升級,提高中國產品的技術含量、附加值,提升質量、品牌、美譽度。這條路是根本正途,但惟正道,故滄桑,不可一蹴而就,怕的是時間不等人,遠水不解近渴。

        另一個方案,是以機器和自動化“留住”中低端產業。中低端產業,是中國製造業發家的本錢。現在人工貴了,要外流到人工成本低廉的東南亞、南亞,擋是擋不住的。要留住這些產業,惟一的辦法是將勞動力成本降下來。如果機器和自動化的成本,能夠降到一定程度,企業家綜合算下來,還是留在國內划算,中國就能有效控制住中低端製造業外流的趨勢,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地位,就免受或少受人工成本的衝擊。中低端保住、高端不斷拓展,這是中國製造業的理想未來。

        是否可能?中國工業機器人(14.640,-0.07,-0.48%)的爆髮式發展給人以豐富的想象空間。幾乎與中國勞齡人口、製造業就業人數見頂同時,中國於2013年成為全球工業機器人最大市場,連續六年居世界首位,2018年安裝量佔全球三分之一,超過歐美總和。機器人應用範圍,也從之前的汽車等“高大上”行業企業,向傳統行業和中小企業迅速拓展。

        機器換人,能否留住中國的中低端製造業,取決於機器人和勞動力的成本賽跑。勞動力成本越高,機器成本越低,則機器換人的前景越發樂觀。實踐證明,機器換人,不是一個技術問題,而是一個經濟問題。換言之,機器換人,在技術上不是問題,只等成本降到合適,則水到渠成、瓜熟蒂落。

        這恰恰是中國的機會。中國經濟體量和龐大的市場規模,有望將機器換人的成本降到其他國家可望不可及的程度,從而留住正在流失的中低端製造業。

        遺憾的是,即使保住了製造業、保住了世界工廠,製造業吸納就業能力的下降卻是無論如何擋不住的。中國正在拓展的高端製造業、正在努力留住的中低端製造業,所藉助的機器、自動化、智能製造,都只能給機器創造崗位,提供不了人所需要的就業。所以,無法依靠製造業解決中國的就業問題,只能另闢蹊徑。

        “靠不住”的服務業

        製造業靠不上,服務業如何呢?

        與製造業相比,服務業是勞動生產率的“差等生”。這一點,恰恰是它作為“就業蓄水池”的優勢所在。物流、零售、銀行網點等勞動生產率最低的服務業,恰恰需要大量的勞動力。差生有差生的用處。能吸納就業,是這些行業的可愛之處。

        不僅如此。與中低端製造業相比,這些中低端服務業是走不了的。強烈的本地屬性,使其作為“就業蓄水池”既大又安全。從政府的角度,既怒其勞動生產率之不爭,更喜其老實、可靠、用人多。

        但是,這一切正在發生令人不安的改變。由於新一輪技術突破的突飛猛進,“機器換人”不僅威脅到製造業的就業形勢,也威脅到此前鮮受波及的服務業。

        不信,身邊的例子俯拾皆是。我已經記不清有多久沒有去過銀行了。網上銀行、移動支付,基本取代了舊日的櫃檯服務。無論是生活繳費、轉帳匯款還是財富管理,都無須“見人”。就連開戶這一最後底線,也因為人工智慧技術的發展,人臉識別技術的成熟,可以刷臉辦理。可以確信的是,我們的下一代,基本可以告別銀行網點。

        這一趨勢,銀行看得最是清楚。所以,四大行為首的大規模裁員,否不否認,都是可想而知的。此前忙於跑馬圈地的各種“行”們,紛紛從身邊消失,或撤店,或合併,物理網點的減少,已是大勢。櫃面工作人員,是此輪裁員的重點。

        收銀員是另外一個受威脅的職業,目前主要是快餐性行業、便利店,大型賣場也開始自助與人工結合、逐步向自助、無人過渡。近日去鴻毛餃子館,坐了半天發現無人問津,忍不住責問大堂里端盤子的服務員,人家說,現在都是在用微信掃碼點餐、結帳,省了點菜、結帳兩道人工,服務員只負責送菜上桌。以後引進送餐機器人,這種服務員也免了。再引進標準化包餃子機、煮餃子機,加上中央廚房備料,后廚也不需要人工,則整個鴻毛餃子館可實現無人化。當然,要算好總帳,只有當這些機器自動化的綜合成本低於人工,才是划算的。中國正從中高收入國家步入高收入國家,工人工資節節高,倒逼鴻毛餃子這樣的傳統餐館一步步地“機器換人”,直至最終的無人化。

        便利店同樣。我家樓下的便利蜂是沒人收銀的。店員主要任務是給客人配餐,這個工作也是可以替換的。這種便利店,是互聯網的基因,無人化只在旦夕間。由於人臉識別的高度發達,店內多擺幾個攝像頭,加之整個城市無處不在、無人不識的“天眼”,即使店內無人化,也不必擔心有人偷竊。而在無人的情況下,顧客的自在感增強,購物體驗提升。

        傳統大賣場如家樂福、物美,要兼顧多樣的顧客群,不能像快餐店、便利店那樣只顧年輕人,所以還預留了人工結帳通道,但便利性顯然不如旁邊的自助通道。可以想像,再過三五年,人工結帳通道將被邊緣化。

        司機是第三個受到威脅的職業。無人駕駛、自動駕駛的技術成熟度已無可質疑,現在需要改變的是人們的心態和基礎設施、法規的配套。當無人駕駛像自助結帳一樣普及,數量龐大的網約車、計程車司機就需要另謀高就。據說,滴滴註冊車已超5千萬。這些人的生計部分或全部仰賴於司機這一職業,所以受威脅最大。

        還有總數3千萬的卡車司機。當無人駕駛、無人機商用普及,這部分人何去何從,亦成為問題。

        不一一列舉。在龐雜的服務業體系中,勞動密集型、中低端的物流、零售、銀行網點受“機器換人”威脅最大,涉及人群最多。隨著這些行業機器換人前景愈發明晰,服務業這個龐大的就業蓄水池,蓄水能力卻有大規模縮水之虞。

        時不我待

        有研究者做出兩項不利於發展中國家的預測。首先,未來全球三分之二的工作是可以被機器替代的,這對於人口龐大的中國、印度等發展中國家來說,不是好消息。其次,發展中國家就業的“機器可替代度”高於發達國家,因為發展中國家知識密集型行業較發展中國家更為發達,這種行業被機器取代的可能性弱於勞動密集型、資本密集型。

        中國是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。從長遠和戰略的眼光,不能不對中國未來的就業問題早做打算。

        發達國家過去兩百年的工業化和后工業化經歷,對中國的借鑒意義已經不那麼大了。有三點不同。一,發達國家的工業化和后工業化,過渡時間比較長,從政

        府、企業、員工、教育有充裕的時間可以從容應對。最老牌的工業強國,可以有兩百年的時間從容轉型;少壯一點的,也有百年或至少半個世紀的時間。幾次技術革命的間隔,也都以decade(十年)為單位。所謂“創造性破壞”(Creative Destruction),“破壞”的同時,留給“創造”的時間是足夠的。

        以美國為例,就業主要靠服務業。由於服務業迄今為止尚未受到致命的技術衝擊和顛覆,所以,在金融、ICT、專業服務等高大上之外,存在龐大的中低端服務業,以容納製造業用不了、裁下來的美國藍領。

        但當輪到中國轉型的時候,機器和自動化已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,從製造業向服務業拓展,觸手無所不至。中國可能無法指望再有美國那般的中低端服務業笑臉相迎。一個並非不可能的冷冰冰的前景,很可能是一堆機器人站在中低端服務業的門口,對製造業裁下來的中國藍領冷冷地回絕:“我們不要人”。

        時不我與,是中國就業未來面臨的一重挑戰。

        二,轉型門檻抬高。美國的情況,從製造業藍領轉崗服務業藍領,技能變化不大,稍加培訓即可上網。而在未來的中國,中低端服務業空間有限,知識密集型服務業門檻又高,極可能出現“有人無崗、有崗無人”的錯配現象。

        舉例來說,農民工在工廠找不到工作,可以輕易轉行送外賣;但從外賣轉行為“程序猿”,就不是簡單培訓幾個月可以成就的了。

        三、機器與自動化全面來襲,無行業可以倖免。美國等發達國家的情況,是工業化先行,倒逼農業機械化、自動化(因為農民都進城從事工資更高的製造業,留在農村的人少了,只能用機器種田),而基於人的服務業,則機器、自動化緩慢蝸步。

        輪到中國,卻沒有這樣慢的“天時”,而是農業、工業、服務業同時受到機器和自動化的衝擊。

        總之,中國未來的就業形勢,不得不早做打算。由於這一輪技術變革的特點,機器取代人,不是分行業、分階段、低水平,而是全面、快速、高水平來襲,中國不可能再有發達國家那樣的從容過渡,而必須有“時不我待、揚鞭奮蹄”的緊迫感。

        出路只有一個。不是像Luddite那樣,消滅機器、遏制機器、為人留出崗位,而是避開與機器的正面競爭,做機器做不到的事或做機器的駕馭者,與機器共存。中國教育、培訓、人力資源的未來方向,也只能朝著這個方向努力。惟如此,就業才不會成為中國經濟未來的大問題。

        來源:

        http://finance.sina.com.cn/china/gncj/2020-01-14/doc-iihnzahk3949055.shtml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更多資訊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(微信號:Gaoxiaojob)。

        推薦信息
        熱點信息
        <button id="rkchf"><acronym id="rkchf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<dd id="rkchf"></dd>
        <button id="rkchf"></button>
    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rkchf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rkchf"><track id="rkchf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em id="rkchf"><tr id="rkchf"></tr></em>